主页 > 每日关注 >台湾的 AI 生路在哪?简立峰:「立基点在 IC 设计整合人 >

台湾的 AI 生路在哪?简立峰:「立基点在 IC 设计整合人

台湾的 AI 生路在哪?简立峰:「立基点在 IC 设计整合人

Google 在 2016 年 9 月把深度学习技术放进 Google 翻译里面,这个举动让 Google 翻译整个翻了一个层级,因为它从过去的「翻译单词」,变成「翻译整个句子」,完全是质的提升。藉由具备多层「神经元 (neurons)」的「深度神经网络 (deep neural network)」,让系统学习识别句子中的模式和结构, 最后翻译出语法更趋近日常谈话、更顺畅且易于阅读的结果。

十年前 Google 推出翻译服务,当时的运作核心是以「片语翻译为主」,也就是它是透过片段翻译,组成语句的。且过去他们为了在几种不同的语言之间交互翻译,他们必须不断地搭建不同的平台,例如「中-英」、「日-英」等等,这都造成了 Google 翻译的不精準、资料量不足,最终让这个产品的品质不如预期。

台湾的 AI 生路在哪?简立峰:「立基点在 IC 设计整合人

而这几年,你会发现 Google 翻译真的进步很多(如果你还记得他几年前有多烂的话),Google 台湾董事总经理简立峰表示:「那时候我也有参与第一代 Google 翻译的设计,我不得不说,那实在是有点烂。我们那时候是遮着脸不敢让人家发现,硬把它上架的。」但随后他就说:「但现在的 Google 翻译,真的是很有水準的。」

Google 下一步:「把人工智慧用进每个服务」

Google 翻译引进人工智慧,运用机器学习让翻译越来越精準,越多人用就进步越快,这样的转变是从 Google 的核心方向转变开始的。Google 的重点,悄悄的从「Mobile First」变成了「AI First」。Google AI 打响名号的第一战,就是从 AlphaGo 击败南韩棋王开始,并逐渐变成 Google 的营运重心,套用至各种服务。

目前,Google 已经把他们的 AI 运用到多项公司产品:Gmail、图像辨识、智慧车等等。

大人工智慧时代,台湾跟得上吗?

在 Google 拥抱人工智慧的这个环境下,我们该回来看看台湾的产业环境。过去政府不断强调亚洲.硅谷,台湾必须要跟上物联网、AI 的趋势,协助产业转型。政府的解方是:「对接硅谷,在硅谷公司新技术出现的早期就实施对接」。而 Google 台湾董事总经理简立峰认为:「台湾的 IC 通路、生产製造是可以快速结合所有手机平台的 。」台湾的指纹辨识晶片在过去几年卖得非常好,虽然我们依然不是这个业界最强的,但是却有一定的优势。

「我知道先进的半导体製程很贵,革新很难。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台湾来做都是全世界最好、成本最低的。这有两个原因:1. 台湾的供应鍊非常完整,2. 台湾硬体这块的校园人才创新能量够,也完全衔接的上最新技术。所以我说,做人工智慧的 IC 化,是台湾未来的重要走向 。」

台湾做人工智慧未必不好,但要挑对领域

过去的科技巨头诸如 Google、Facebook,他们在过去的几年,透过极高市佔率的服务,收集到了非常大量的数据,让他们可以提供水準极高的 AI 服务,相较于台湾的新开发者是更有优势的。政府说:「要加强软体能力」,而简立峰刚刚不断强调的是「软硬整合」。这中间的差异在哪里?

简立峰认为:「台湾有些能做,有些不能做。像指纹辨识可能不是最好的选项,因为台湾收集不到足够的资料。但是例如图像辨识、地形地貌辨识,这些网路上都有很多公开资料,所以台湾某些层面并不缺资料, 台湾缺的是消费者端的资料,其他台湾做起来都不会比较差 。」

除此之外,简立峰还为台湾挑了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如果你去查专利,你会发现所有的专利都在以色列手上。台湾根本跟他们就是绝配!因为以色列有专利,可是没有通路跟生产线,而这些东西台湾很强, 所以未来台湾跟以色列合作,会是很好的选择 。」

延伸阅读
大人工智慧时代,Facebook、Netflix、Amazon 到底都如何使用 AI?
PTT 创世神杜奕瑾:我们要展示给政府看,一个成功的软体公司样板
台美合作 AI 智慧保全 Deep Sentinel,完成 2.2 亿台币 A 轮融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