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每日关注 >睁只眼闭只眼尽量给过 NBA禁药检测『超级鬆散』 >

睁只眼闭只眼尽量给过 NBA禁药检测『超级鬆散』

日前,Odom的身体好转很快,已经在寻找出院后的住所。“但他们无法找到一个安全又可靠的地方。”一位消息人士说,因为这次事故已经给他造成了永久性的伤害,他不仅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还时刻面临着小便失禁的窘境。

睁只眼闭只眼尽量给过 NBA禁药检测『超级鬆散』

Odom从湖人总冠军成员、前最佳第六人一路走到今天,毒品给他造成的伤害最大,自湖人连冠王朝崩塌,Odom突然被交易后,他就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而在很多NBA球员,昔日好友纷纷为Odom祈福的时候,也有人在问:除了Odom,NBA还有其他球员吸食毒品,服用禁药,走在危机边缘吗?

禁药,这一直都是世界体坛无法摆脱的大麻烦。2012年夏天,着名抗癌斗士,自行车运动员Lance Armstrong因服用禁药被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取消七个环法自行车赛冠军头衔并终身禁赛,引起轩然大波。相比之下,NBA球员却很少牵涉到禁药丑闻中,关于这一点,有人评论说:“NBA球员服用禁药好像没什幺用,毕竟篮球是一项靠快速、灵巧、敏捷才能赢得胜利的运动。”

类似观点也被很多NBA官员用来驳斥外界对NBA禁药检测计划的质疑。但必须正视的问题是:禁药不仅能大幅提升运动员的身体机能(尤其是耐力),也能在某些特定时刻让球员在场上表现的更加专注。所以显而易见,禁药在NBA是有市场的。

睁只眼闭只眼尽量给过 NBA禁药检测『超级鬆散』

2011年5月,刚刚夺得例行赛MVP的公牛核心Derrick Rose接受了ESPN关于禁药的採访,期间ESPN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1是代表一个人在服用(禁药),10是代表每个人都在服用,你觉得在你的运动项目中有你多少人在服用?”

“7,”Rose回答说,“这是普遍现象,我觉得我们在一个你并不比其他人更有优势的运动上需要保持一个水準。”

这段对话流传出来后,NBA官方大为震惊,时任总裁的Stern表示:我们正在进一步调查此事。很快,Rose方面发布了声明:“关于之前ESPN杂誌中我所说的话,我现在想不起来曾经说过或者不记得曾经被问过这样的问题。如果那是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或者如果是不是问我,那幺我肯定是理解错了。但是,让我澄清这一切,我相信在NBA中并不存在服用兴奋剂的问题。”

这份声明倒是和Stern在2008年对美国国会所说:“没有证据表明NBA球员哪怕有一点点的使用类固醇或者其他兴奋剂的迹象。”口径保持一致。

但,真的是这样吗?2011年年初,灰熊球员O.J. Mayo就在随机药检中出现检验结果阳性,他因此受到联盟无薪禁赛10场的处罚,Mayo声称自己是服用了一种非处方补充剂才出现检测异常,也有另一种说法是,他在加油站购买了一瓶不知名的饮料,内含禁药成分。

误服,这是几乎所有被检测出服用禁药运动员的标準解释。2009年总冠军赛开始前,效力魔术的“亿元先生”Lewis也被检测出尿检结果呈阳性,他没有在第一时间被禁赛,总冠军赛5战场均仍贡献17.4分7.6个篮板4次助攻。休赛期NBA公布了处罚结果,对Lewis无薪禁赛10场,Lewis的解释和Mayo一样:“我误服了含有禁药成分的营养品,各位同僚,请在服用类似营养品之前,先仔细查看说明书。”

包括2013年2月同样因牵涉服用禁药被禁赛20场的Turkoglu,以及在Lewis之前,多位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的球员。所以NBA并不像Rose,或者Stern所说的那样,不存在服用兴奋剂的问题。

那幺,NBA是如何检测禁药的呢?

1983年,NBA推出了禁药检测项目,当时这一项目重点打击的是滥用毒品,尤其是可卡因和海洛因(70年代NBA可卡因氾滥成灾,有“天行者”之称的David Thompson就因滥用毒品,在29岁的黄金年龄被迫退役),一旦有球员在针对这些毒品和药品的检测中呈阳性,他们就会被立刻禁赛,时间至少为2年。

睁只眼闭只眼尽量给过 NBA禁药检测『超级鬆散』

1986年,承载着塞尔提克复兴希望的,被认为天赋超越Jordan的Len Bias当选榜眼秀之后第三天因吸毒过量暴毙。1988年,NBA和球员协会重新协商,对禁药项目做了一些修改,球员无论是在常规检查还是在随机抽样检查当中药检呈阳性,都将会立即遭到禁赛至少一年时间。对于那些主动寻求联盟帮助的球员,NBA也会提供适当的谘询和治疗,如果这些球员不遵守为他们拟定的治疗方案,那他们将会受到罚款、停赛甚至是禁赛的处罚。

1999年,NBA和球员协会全面改进了禁药项目的相关规定,这也是NBA第一次针对兴奋剂进行检测。

2011年,按照NBA新劳资协议下的禁药检测规定,所有球员在10月的篮球训练营中都要进行一次药检,同时在例行赛进行期间有4次随机的药检,休赛期为2次。这样的药检由独立的第三方进行(NBA和球员协会分别派出一名代表陪同),球员也不会在接受检测前得到相关的通知。

一旦被检测兴奋剂阳性反应,第一个被禁赛的球员(2000年的唐-麦克莱恩)被禁了5场,随后10场成为处理标準,从2011-2012赛季开始,处罚变得更加严厉,第一次违禁会被禁赛20场,再犯禁赛45场,第三次犯则会逐出联盟。

比服用兴奋剂惩罚更严厉的是“违禁药品”,包括可卡因、安非他命、海洛因等,类似球员会被直接剥夺在联盟打球的资格,但在其中一些案例中,有的球员依然回到联盟中继续打球,最近的一位是“鸟人”Chris Andersen。

睁只眼闭只眼尽量给过 NBA禁药检测『超级鬆散』

至于大麻,NBA的处罚标準则非常宽鬆,第一次检测出会让球员接受治疗,第二次是治疗加上罚款,第三次才会禁赛5场。唯独99-00赛季的76人大前锋Stanley Roberts,作为Stern大力推行反大麻错失的牺牲品,被直接驱逐出联盟。近几个赛季,大麻的处罚标準也有所加强,13年夏天J.R. Smith就因为没有通过大麻检测被直接禁赛5场,进入21世纪后因牵涉到大麻事件接受罚款或禁赛处罚的球员还包括Camby、Josh Howard,Stoudemire,“白巧克力”Williams,Iverson、Anthony,甚至高中时期的LeBron James。曾经,NBA的随机检测还会在比赛间隙进行,但有一次Reggie Evans因中场接受药检耽误了下半场的比赛,NBA这才取消了赛中检查。

读到这里你会认为,NBA的药检制度还是挺严格的嘛。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总干事却认为:还差得远呢。

首先,NBA有禁药检查之初就是和球员协会协商进行的。强势的球员工会不仅更关心属下球员的隐私权,还会积极维护球员的公共形象。NBA关于禁药的很多检测程序都因此不为人知,球员工会和联盟官方把这些条款白纸黑字写在了劳资协议上,让大部分的检测程序成为机密,不仅NBA官方和球员不会对此发表评论,执行检测的工作人员也保持神祕状态,只有在接受美国国会调查时,NBA官方才会将这些资料作为证物提供。

其次,禁药风波会给NBA整个联盟的商业运作造成致命打击,问题出现在Turkoglu、Mayo、Lewis这样级别的球员身上影响还不算大,那如果是Kobe、LeBron、Durant牵涉禁药呢?2005年,在美国国会关于NBA禁药问题的一次取证过程中,NBA禁药项目主管做出了以下陈述:“过去6年中,23名NBA球员的检测样本呈阳性,但除了其中3个,其他20个被我随意的丢弃掉了。”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这确实是事实。联盟总裁Stern对此的解释是:有些样本来自已经离开联盟的球员。2005年之前,NBA还只检测参加训练营的球员,其中一部分处于待定状态,而得到检测结果需要花费几周时间,联盟收到结果的时候,这些球员已经被裁退。此外还有一部分,来自球员因感冒伤风而服用的非处方药,这些药物大多含有禁药成分,他们的样本呈现阳性便合情合理。

一方面,说明了联盟对药检结果假阳性的合理警惕,但这也说明NBA对于禁药问题并没有投入足够多的精力,指望他们大力打击自己的衣食父母(即球员)并不现实。近几年,联盟兴奋剂项目已经由一位叫Taylor的医务主任负责,有消息源说他和之前的检测员一样,有随手丢弃阳性样本的习惯。

而即便是NBA现有的检测手段,也有不少漏洞可钻。按NBA禁药检测程序,每个赛季的受检测人由国家反兴奋剂中心的电脑生成,既不需经过球员协会,也不用经过NBA。反兴奋剂中心指派的检测员拿到这些名单,在赛季当中的任意一个时刻到达场馆或球员训练的地方,通常他们会把名单给训练师看,训练师就会一个一个召集球员去接受检测,如果当时球员不在那里(比如说在家里),检测员会在测完第一时间能找到的人之后,前往该球员家中进行检测。

看起来,这样操作是合情合理的。还是让我们来听一个关于Armstrong的故事吧,据说Armstrong在某次检测之前被人断言已经服用了EPO(促红细胞生成素),但他提前5分钟得到了他人提醒,于是Armstrong先让队友去检测,自己偷偷将盐水带到宾馆房间进行注射以稀释血液,他的血球密度很快回到了可以接受的水平,逃过了这次检测。

5分钟,这就是一个高明的骗子可以骗过禁药检测的时间。而NBA球员在检测之前得到的时间显然远不止5分钟。这还是赛季中进行的4次检测,休赛期的2次检测更鬆散,NBA和球员工会签订的协议规定:检测员到达被检测球员所在的城市,再给球员打电话安排见面检测。期间球员想做什幺手脚,简直是轻而易举。自11-12赛季NBA推行休赛期禁药检测以来,从没有一人在休赛期被检测出服用禁药。

同时,NBA此前的禁药检测只有尿检,没有血检。直至今年夏天,NBA新任总裁Silver才签发HGH(人类生长激素)随机药检要求,规定所有球员一年内必须接受三次随机血液检查,其中两次在赛季内,一次在赛季外。如果球员首次违规使用HGH,将被停赛20场;第二次违规,将被停赛45场;第三次违规,将被驱逐并且失去进入NBA的资格。

自13年2月的Turkoglu之后,NBA已经2年没有出现过禁药事件了,去年David Lee还在接受随机药检时在社群媒体上主动晒图,配了一条:“没有比这更愿意开始一天的方式了,接受一次随机的NBA药品检查。”的文字,更早之前,David Lee就曾说过,“联盟对药物的检测非常彻底,而且都是非常随机的抽查。所以我觉得球员想要规避检查非常困难,这是一个乾净的联盟。”但这个联盟是否真的乾净,说实话,也只有球员自己心里才清楚。

最后,NBA禁药检查还不仅仅针对球员,今年10月26日,勇士临时主帅Luke Walton就在训练中接受了联盟的药检,根据联盟的规定,NBA各支球队的总教练也得接受药检,频率是每个赛季一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