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乐园每日 >新闻跳出纸笔墨 >

新闻跳出纸笔墨

新闻跳出纸笔墨 新闻跳出纸笔墨 两支舞蹈——Coralie Vogelaar的作品Looking for a Possible Algorithm for the Popular News Image,作品找来850,000张新闻摄影图片,先比较入选与落选新闻图片的构图,然后按构图编成两支不同的舞蹈Recognized/Not Recognized。(Hanneke Wetzer摄)新闻跳出纸笔墨 两极「报道」展无限可能——Joris Verleg的作品My First Vlog(上)与Forensic Architecture的Airstrikes on the al-Jinah Mosque(下)两个作品谈的,都是民间新闻(civil journalism)。看似iPhone树的前者,结集多个video blogger的首发短片,呈现他们的背景和表现手法,后者则蒐集空袭目击者及环境证据重组案情;这种两极化的「报道」,表现出民间新闻的可能性。(Dawn Hung摄)新闻跳出纸笔墨 社交平台立场定位——新闻媒体有立场,但社交平台亦有自身的立场,而非中立的自由发布平台,即如近日Facebook对反疫苗资讯的禁制。Arvida Byström及Molly Soda的作品Pics or it Didn't Happen(上),探讨Instagram的审查制度;而Nicolas Maigret及Maria Roszkowska的Computational Propaganda About Computational Propaganda(下),则揭示社交媒体的政治定位。(Dawn Hung、Hanneke Wetzer摄)新闻跳出纸笔墨 影音串流媒体——Podcast成为不少媒体的新战线,连法国品牌爱马仕亦推出Podcast,但新闻界的动机则各有不同。如德国无国界记者为新闻自由度最低的越南、中国、埃及、泰国等地製作The Uncensored Playlist(上),将新闻化为歌曲,是走法律罅。Tjitske Mussche及Laura Stek则推出名为unsigned的Podcast(下),以推广不为人所留意的生活设计为主。(Hanneke Wetzer、Dawn Hung摄)新闻跳出纸笔墨 互动新闻三拣一——新闻现时的另一出路,是提高当中的互动程度。Cyanne van den Houten的作品Or@cle Rift - RSS Readings(上),让人透过多项三拣一的选择,让观众能阅读更个人化的新闻。Daan Wubben的作品In Aerial Times No. 2(下),则让大家触摸高解像高空图片,能按「读者」需要将图片放大缩小,细看Mount Whaleback的铁矿。(Dawn Hung摄)新闻跳出纸笔墨 新闻跳出纸笔墨 新闻跳出纸笔墨 新闻跳出纸笔墨 新闻跳出纸笔墨 新闻跳出纸笔墨

眼看同业要盲追PV(page view,页面浏览量)时,不少报道都要走即食麵路线——好味但未必有营养。为了追随搜寻器及社交媒体程式定下来的潜规则,能引起迴响、可读、重要而具影响力的报道及文章,传播幅度未必及得上一只猫一只狗,甚或一排朱古力腹肌。除了哗众及明星效应外,传播媒体如何走出追PV的困局?早前荷兰视觉文化研究平台MU举行的The New Newsroom展览,一方面探讨媒体作为发放资讯者的角色,另一方面亦探讨吸纳资讯者如何面对资讯爆发的现况。

由MU举办、Nadine Roestenburg及Angelique Spaninks策展的The New Newsroom展览有一个有趣的副题,是Reporting Redesigned,谈的是如何改写现有的传媒报道格局。的确,当我们谈到科技,大多是如何压缩製作步骤,又或是如何顺应程式规则提高浏览人数,但很少谈到如何以不同方式蒐集资料,及如何以不同方式呈现报道或内容。媒介现时面对的最大难题,是如何将二手经验,化为一手甚或是第一身的体验,是一个格式问题。

现场视角 化身记者警察感受示威

整个展览涉猎不少範畴,当中最有趣的是如何将虚拟实境引入新闻报道,让读者有如置身现场,如Donghwan Kam的After Photography,让体验者化身为新闻摄影记者,由这个角度带来临场感。Jim Brady的作品Mobile Journalism,则让人以不同角度如记者、警察及示威者,感受示威现场。两者虽然以电脑合成影片(CG)来製作,但不难想像未来能以真实拍摄片段取代电脑合成影片。

作为香港的新闻工作者,最关心的,该是日益收窄的新闻自由。展览内亦有不少作品以此为出发点,如德国无国界记者,为新闻自由度最低的越南、中国、埃及、泰国等地製作The Uncensored Playlist,将新闻化为歌曲,让观众和听众能以手机程式收听新闻,是一个有趣的新种新闻传播模式。Arvida Byström及Molly Soda的作品Pics or it Didn't Happen,则探讨Instagram的审查制度,揭示Instagram对女性身体的禁断。同样针对社交媒体的Nicolas Maigret及Maria Roszkowska,展出作品Computational Propaganda About Computational Propaganda,海报上以百分比列明各个社交媒体如何阻挠新闻流通,同场派发Online Culture Wars,综合社交媒体及名人的政治立场。

当然,新闻可以不止于「纯新闻」,作为视觉文化研究平台的MU于是次展览中,展出多个以新闻为基础的艺术作品。

新闻相片编排舞蹈 惊喜之作

当中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Coralie Vogelaar的作品Looking for a Possible Algorithm for the Popular News Image。作品找来850,000张新闻摄影图片,将入选与落选于网上发布的新闻图片的构图作比较,并于展览内展出部分图片,同时以圆点贴纸呈现两者构图之别。Coralie再分别按照两组构图编排了两套舞蹈,是整个展览的惊喜之作。

舞者演出舞蹈后的感觉,是认为由落选图片构图编排的舞蹈,比入选的更有趣;而个人认为这个作品的最大意义,是我们都在发掘如何将新闻由传统的纸墨媒介,翻译到其他媒体,但现时只囿于搬字过荧幕,局限了新闻作为素材的潜质。

文: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编辑:陈玥玲

电邮:lifestyle@mingpao.com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