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今日模型 >胡逸山:搞好经济沖淡丑闻纳吉须速答1MDB挽声誉 >

胡逸山:搞好经济沖淡丑闻纳吉须速答1MDB挽声誉

胡逸山:搞好经济沖淡丑闻纳吉须速答1MDB挽声誉(吉隆坡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前政治秘书胡逸山博士声称,内阁改组及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被革除副首相职后,纳吉在巫统及政府里的势力获得巩固,巫统不会爆发党争,国阵亦“稳稳做政府”;但为了恢复首相的声誉和威望,他促请纳吉必需更快及更正面的回答一切有关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弊案的课题。他认为,如果纳吉在短期内可以搞好国家的经济,让人民安居乐业,人民反而会逐渐淡忘一马发展公司课题。“这就像1990年代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当年面对连串的丑闻(性丑闻),但他搞好美国经济,因此人民原谅他,亦淡忘有关丑闻,让他继续当总统。”胡逸山曾经担任首相纳吉两年多的政治秘书,他週一接受《》专访时指出,一马发展公司对于马币贬值及国家经济的影响,仅是一小部分的因素,最主要是美元兑换率回升,使很多流向大马的“热钱”回归美国;其次是大马的经济基础没有做好工业和农业现代化,以致经济无法承受市场的冲击。他披露,首相纳吉对于一马发展公司弊案的立场是等候各项调查报告出炉后,才会公开评论,这是属于比较法律上的回答;但在政治上,纳吉需要更快且正面的回答,才能对他在政治上有所帮助。对于现在才正面及快速回答,会否太迟;他说:“我呼吁他这幺做,现在做,总好过更迟去做。”现在大选国阵仍会赢他说,慕尤丁等反对一马发展公司的巫统内阁部长被除名后,并没有对巫统党内造成太大的异动,这是因为整个形势跟1987年巫统党争及1998年安华被开除的情况不同,之前批抨纳吉的巫统领袖皆已经纷纷归队站回纳吉的阵线。他指出,就算是现在举行全国大选,国阵也肯定不会如前首相敦马哈迪所言会输掉政权,因为西马乡区选民持续支持巫统,东马砂拉越和沙巴选民在很大程度上亦会继续支持国阵。“乡区选民若不支持国阵,很多基本设施会受影响;至于沙巴和砂拉越选民则会更困难,不支持就更难得到政府的资助。”不过,胡逸山强调,政府肯定会收紧言论自由的空间,加强管制网络及媒体,这是一种趋势,儘管此举与纳吉当初说过会开放言论自由的承诺相悖。他表示,政治从来不讲真相,政治从来都是讲谁做政府,任何一个政府,最重要是它能够继续当政府。“为了继续当政府,政治人物的说话,只能在他说话的那段时候作準,故形势会变,最重要是维持统治的能力。”净选盟集会难成气候胡逸山说,净选盟4.0大集会等系列由反对党及非政府组织促成的集会很难构成气候,并不会对政局造成不稳定,使纳吉政府的政权受到影响,因为大马与邻国不一样,大马的政治不能谈理想,只有谈现实。他披露,印尼、菲律宾或泰国,很多穷人穷到没饭吃,故上街示威会表现得很激烈,还会爆发非常严重的警民冲突,造成社会动蕩,但大马情况不一样。“我们上街去示威的人,有很多是中产阶级,生活固然有不理想的地方,但条件好很多,有事业亦有各种生活负担,不会轻易的像周边国家的示威者放手去搏。”有鉴于此,他认为,我国的群众运动很难造成一股十分强大的社会压力,任何一项群众运动结束后,就是如此而已,没有太多的后续。他强调,过去净选盟1.0、2.0及3.0大集会,皆对政府没太大的影响,政府也没有因此倒台;再加上政府严厉对付集会者,往往都是先发制人,使集会更加不成功。迎合党内势力淡化一马理念胡逸山说,“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并没有半途而废,而是被许多因素所沖淡,根据他与首相纳吉的相处经验,纳吉是一个思想开明及进步,并符合时代精神的领袖,只是作为巫统主席,纳吉首要且优先的考量是维持首相和巫统主席的地位。他声称,任何当上巫统主席的领袖,思维就算再开明,也必需依据党内的情况来对国家的政策作出决断。“纳吉可以做首相,是因为他是巫统主席,但在巫统看起来有一股很强的势力不太欣赏一马理念,首相要继续坐稳巫统主席职,在某种程度上至少容忍和迎合他们的需要,这样才能继续当巫统主席和首相,所以你会看到一马理念被沖淡。”胡逸山在出任首相纳吉政治秘书,首要任务就是推动首相所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同时与不同背景者和社群举行对话,因此可说他是一马理念的“推手”。他坦承,2013年全国大选后,整个一马理念的推行有欠理想,很多政治人物发表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言论,但都没有受到对付;唯一理想之处主要是全球中庸运动(GMM)的推行表现得不俗。忧被指叛教 挺种族主义不过,他强调,这主要是对外的推动,如果政府可以把推动全球中庸运动的热诚也放在对国内,就会更为理想。胡逸山认为,我国的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分子在社会上仅佔少数,可是在各别政党中,这些人的声音特别大,亦有很大的势力,使这些政党的党员担心若不支持他们,就会被指背叛种族或宗教。他以刘蝶广场骚乱为例,指这是一小撮种族主义者趁机闹事,但庆幸的是,国民之间相处融洽,才没有逐渐演变成更大的骚乱。唇齿相依新关注马政局目前担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高级研究学者的胡逸山,针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高度关注大马政局发展一事指出,新加坡政府会极度关注大马的政局发展,其中一个因素是两国经济合作,新加坡政府担心若大马政权更换,事情会有所变化。他披露,大马和新加坡以前属于同一个国家,现在是唇齿相依,若唇亡,即会齿寒,故新加坡关注大马政局是否稳定是很自然的事;更何况过去几年,新加坡政府与由纳吉所领导的政府有很多经济合作的项目。他举例,这包括柔佛州依斯干达经济特区,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拥有重大的投资;其次是新马在新加坡黄金地带合组公司发展地产业,皆是数十百亿的投资项目,所以新加坡希望合作项目可以平稳的安排。他强调,无论是水供或边界问题,目前马新关係十分密切,暂时没有出现大问题,而且新加坡政府也未曾公开评论或干涉大马内政。‧2015.08.0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